“不过就算苗羽出马又怎么样,还不是除了是一个用剑的高手之外什么都查不到,根本就是白搭!”“我再嚣张跋扈,又怎么比的上你,你的脸面是硬通货么?很值钱么,一句轻飘飘的给你一个面子,就要我交出剑道秘籍!”无名冷冷笑道。双掌拍出,横压虚空,崩碎空气,竟然形成了一道恐怖至极的掌势,朝着无名拍落了下来。

青年书生脸上凶色一现,猛地单手抓住了店家的一条手腕,不言不语之中,微一用力,店家登时呲牙咧嘴中,弯低了身子说道:他脚下的坐骑也非等闲,一匹神俊非常的黑色骏马四蹄腾空,四蹄处泛着幽幽的黑色火焰,这也是一匹拥有非凡血统的神马。

  极寒北极地位“升温” 矿产资源开发号角已吹响

  热点追踪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北极这块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极寒之地,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却日益“升温”。

  近日,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矿床环境评价研究室主任赵元艺研究员表示,气候变暖以后,北极冰盖融化会使我国气候变化异常,自然灾害增加。但是,气候变暖是把双刃剑,北极冰雪融化可能逐步改变北极开发利用的条件,为各国商业利用北极航道和开发北极资源提供新机遇。

  北极通常指北极圈以北的地区,总面积约2100万平方公里,北极的大陆和岛屿面积约800万平方公里。全球变暖使得极地冰雪加速消融,这不仅导致北极自然环境变化,而且可能引发气候变暖加速、海平面上升、极端天气现象增多、生物多样性受损等全球性问题。但是,北极冰雪融化也为各国开发北极资源提供了新机遇。2013年8月8日,中远集团“永盛”轮从大连港出发,试水北极东北航道,这是中国商船首次尝试经由北极东北航道到达欧洲。通过北极东北航道到达欧洲航行时间约33天,比传统航道减少12至15天时间。

  “全球变暖,不仅使开通北极航道成为可能,还使北极地区矿产勘查开发条件得到了改善。”赵元艺表示,常年被冰雪覆盖下的北极地区储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是一座巨大的资源宝库。北极地区拥有世界上9%的煤炭资源,大量的金刚石、铁、铜、金、铀、镍等矿藏和渔业资源也沉睡在这片冰封的大陆中。随着世界资源的日渐紧缺,北极地区所蕴藏的能源的重要性将逐渐凸显。

  赵元艺介绍,受多期次和长时间构造变动、沉积作用和岩浆活动影响,北极地区各类金属矿床星罗棋布,其中有多座称著于世的超大型矿床。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的10年中,北极地区铂族元素产量占世界总量的50%以上,宝石级和工业级金刚石分别为26%和28%,镍、钴和铬分别为22%、21%和15%,铜、铁和铅-锌为8%、7%和18%,金和银分别为7%和9%。

  “北极地区矿产资源丰富,与中国的互补性强,税负合理,资源开发程度相对较低。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冰雪消融,更多的陆地包括矿产出露地表,使得找矿更为容易。建议政府对相关的矿业企业提供必要的政策扶持,推动在北极走出去。”赵元艺说道。

  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副研究员李振清也持有相同的观点,她表示,我国作为北极事务的积极参与者、建设者和贡献者,应当积极参与北极地区油气和矿产等非生物资源的开发利用。

  赵元艺认为,中国的矿业企业、科研院所要加大力度,加强对北极矿产资源资料的收集,跟踪矿业政策,服务企业。与此同时,北极生态环境脆弱,对全球气候变化敏感,建议有关国家(包括我国)要改变能源结构、坚持绿色发展,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科技人员也要加强基于气候变化的研究,为减灾服务。

“添加寿元的药草是何等的珍贵,你一枚天元果也想换,做梦吧你!”那个散修武者恨恨的看了看王景天,但是终究还是不敢动手在,只能悻悻的离去。与此同时,年轻乞丐也是两脚顿地趁势而起,未待众人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小叫花子周身上下一缩一胀,无数散发着黝黑光芒的铁蒺藜犹如跳爆石弹四散迸溅开来。

  关注弱势群体真实感人的《天堂鸟》  

  1月11日,由严西秀参与编剧,杨真执导,黄小蕾、王迅主演的温情励志片《灵魂的救赎》暖心上映。该片讲述了地震中一个破碎家庭走出悲伤的故事,何国典(王迅饰)与杜茉莉(黄小蕾饰演)在地震中失去了儿子,伤心的夫妻二人来到株洲打工,何国典遇到了酷似儿子的小学生宋文西。宋文西的父母因为工作忙碌而疏于对孩子的关心陪伴。两个彼此都需要关怀的人遇到了一起。剧情跌宕起伏,台词虐心暖情,感动不少观众。
这是严西秀参与创作的第一部搬上大银幕的作品,但不是他第一次将视角聚焦到弱势群体身上。2002年严西秀创作的大型方言喜剧《天堂鸟》,塑造了两个农民工的典型人物--“王傻傻”和“李扯火”。他们从农村来到都市,遭遇了太多的挫折和苦难,被骗与骗人,奋起与沉沦,坚持与放弃,成功与失败、快乐与痛苦……

灵感来自家里下水道堵塞

  “他们是我们身边常常遇见的那种十分鲜活的人物,前提是你必须真心诚意地关注他们。”严西秀创作《天堂鸟》的灵感来自于家里的下水道堵塞。“有一次,我家的下水道堵了。两三天里楼上楼下六户人都不敢用水、不能上厕所。究竟谁家的过,没法儿说清。无奈,我请来两个民工,讲好三十块‘包打通’。”
两个年轻人折腾了两个小时还是打不通。查来查去,才知道下水道连通楼下的化粪池。“从化粪池‘反通’下水道,也许能打通。两个小伙子打开铁井盖,满满一池的大粪‘闷’了出来。偏偏下水道的出口又在井盖下一尺左右,上面的大粪必须先弄走。一个民工对我说:‘大伯,你多给我们十块钱,我们用手抱走’。我说:‘行。但不要用手,想办法找个工具吧。’他们说:‘用手更方便些’。”
说着,就见其中一个人脱去上装,赤裸出古铜色的上身,“他趴在地上,硬是一捧一捧把大粪抱进了垃圾桶。然后,他们又用一根长长的楠竹片,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费好大的劲终于打通了下水道。我让他俩上我家用肥皂好好洗一洗,他们说‘太脏了’,边说边到旁边的污水沟里去洗。我忙递上五十元,说不用找补了,两个民工千恩万谢。”
望着他俩离去的背影,严西秀突然想起自己在外地打工的儿子,深知打工生活的不易。“民工是生活在这个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善良的悲悯心和社会责任感,是作家必备的秉性。我想,我应当为他们写点儿什么。”2002年,严西秀应邀为峨眉山写作品,住在峨嵋山大酒店里。那一天,雷电交加,暴雨倾盆,严西秀准备了两年的农民工的“信息”涌上心来。

凭记忆和情感三天写了三万多字

  “当时我准备的资料都没带,就凭借记忆和情感,三天写了三万多字。”这三天里,除了吃饭,严西秀一直在写,“困得遭不住了就和衣而眠。”这个作品就是《天堂鸟》。“回到成都后由成都市曲艺团徐玉琨、王迅、任平、张玺、袁永恒等完成排练,在611礼堂连演三场,场场爆满。在武警指挥学院演出时,全场有50多次掌声。后又在成都锦江剧场等地演了20多场。之后,又由省曲艺团明星们排了第二版,更名为《我的兄弟姐妹》,由李伯清、沈伐、廖健、李亚西、闵天浩、李莉波等演出。两次开座谈会,都是希望多演。后来还拍成了40集电视连续剧播放。”
严西秀笔下的“王傻傻”和“李扯火”不是沉默寡言的,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述说衷肠。他们既有喜剧性格也有彩色的梦,也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忍受生活的苦难。“它成功之处在于,用一个看起来轻松的外壳,包装了一个沉重的内核。我是很用心写的。写作中,不时有眼泪涌出,很久没有这种酣畅淋漓的创作快感了。”
其实,严西秀笔下的人物,很多都是生活中的弱势群体,他通过作品为他们发声。“作家艺术家,理应是最具社会良知的人。藐视权贵,同情弱者,是作家艺术家的天性。如果有能力,应多做善事;如果没能力,可以为平民百姓鼓与呼;如果因种种原因做不到,至少可以洁身自好。千万不要去为虎作伥,亵渎了‘作家艺术家’这个光荣称号。”
严西秀认为“作家要坐三等车”,其真正意义是“提醒我们时时要置身于平民百姓之中,自愿成为其中一员,与老百姓同呼吸、共命运。体验老百姓的生活,理解老百姓的感情,爱之所爱、恨之所恨。让自己的‘艺术人生’有着与平民百姓相似的坎坷与挣扎。只有在自己心中装满老百姓的喜怒哀乐,血管里流出的才可能是血,也才有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作家艺术家。”

虽然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想来第五神主应该没能压服破军,这才造成了这样的情况。只是其接下来闻了闻周身上下的酸臭之气后,又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随即扁平大鱼庞大的身体倏地一抖,顿即就在金黄色瀑布水流的带动下,向后急退而去。 (责任编辑:孙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