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全!”真凤之火,传言在太古年间可以焚化一切成虚无,有着莫大的威能,虽然这并非是真凤,依然不可小觑,炽热的温度让姜遇的黑发都差点燃烧,肉身在这一刻开始龟裂,出现了道道露骨的血口。破石头终于无法淡然容纳在姜遇体内了,筑基台太不寻常了,像是镇压己身的极道神器一样,任何外在事物都无法再停留其中,那几枚须弥戒指,早就被逼出体外,就连它也被迫从中离开,悬浮在姜遇头顶。

中原腹地,这处巨大的军事驻地丘陵之茂之外,当然山谷丛林之多。却也就在此刻,远远天际之空突然是惊现一道巨大剑影戳空驰电而行。无名慢慢的有些相信或许天莫以前跟的主人确实是一个极为了不得的人物,俯视诸天万界。

  一家之说
  确立科技界正当的名利整合机制

  ■本次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的深远影响在于,既潜在地为名利正名,又实现了给激励机制松绑的目的。这种变化对形塑中国科技界的认知模式与行为选择,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

  ---------------------------------------------------

  日前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其最受关注的消息莫过于: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金额度由500万元/人调整为800万元/人,奖金将全部授予获奖者个人,由个人支配。这是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设立19年来奖金额度及结构首次调整,同时,国家科学技术奖三大奖奖金额度也同步提高了50%。

  笔者认为,本次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的深远影响在于,既潜在地为名利正名,又实现了给激励机制松绑的目的。这种变化对形塑中国科技界的认知模式与行为选择,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

  最高科学技术奖奖金800万元高不高

  根据对历届获最高科学技术奖科学家相关数据的分析可以发现,过去19年(2000~2018)共有31人获得最高奖,平均年龄82.6岁,假设这些科学家在其职业生涯的鼎盛时期开始为科学事业和国家奋斗40年,即便按照800万元计算,平均下来也只有20万元/年,这些中国最聪明的人每年多获得20万元多吗?从对国家的贡献角度来讲,把这个奖励数额翻一番都是应该的。我们以为,此次支配结构的改革比数量的改革意义更为深远。

  按照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的说法:在科技界运行的主流资本模式是学术资本(文化资本),而学术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会以成名的形式呈现,拥有这些学术资本的人,以所拥有的资本存量在学术市场中换取收益,这就是学术界获得名和利的主要途径。因此,在科技界的正常发展模式是:一个人要经历多年努力工作积攒学术资本、做出创新性成果,获得学术界的承认,从而获得名誉,并在社会分层中实现位置上升,然后以此获得收益。

  在生活中,不论哪个领域,所有人的生活都需要经济来维持,为什么有些领域可以名正言顺地追求利益,而有些领域则被禁止甚至只鼓励其从业者安贫乐道呢?如果正常地追求名利的机制被污名化,人们自然会通过其他方式来实现这些原本正常的追求。

  “万般皆下品”的旧文化曾经导致虚伪与纠结的人格的某种流行,从这个意义上说,还直接影响人们的认知模式,比如曾经盛行的“学而优则仕”,某种程度上造就了中国数千年不绝如缕的浓厚官本位认知模式,士农工商的职业排序严重束缚了国人的想象力与创造力。如果不是崇尚“学而优则仕”,而是采取“学而优则商”的文化,那么国人今天的认知模式与社会状况很可能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情形。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是对一个科学家过去成就的一种最高规格的承认,它设立的初衷是一种导向性功能,以此表明国家对于科技和人才的重视;其次,也是国家对科学家多年为国服务的一种合理补偿。

  如果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是名,那么800万元奖金是利。这些获奖者所拥有的名都是经过多年学术资本积累得来的,因此是名正言顺的。这届奖励大会的重大进步,在于通过一个案例的方式,确立了科技界正当的名利整合机制,在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当下,这个观念转变将极大地激活中国科技界的创新热情以及塑造中国社会对于科技的全新认知模式。

  激活科技界的激励机制

  最能体现中国科技界整体水平的是自然科学奖与技术发明奖,整理近20年的两大奖项的相关数据可以看出,这些年我国科技投入R&D的规模已经占到GDP的2.13%(2017年),科技人才总量更是接近1个亿,人、财、物的体量都已经达到空前规模,但产出并没有实现预期的目标。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但僵化的激励机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是其中不可忽视的一个因素。

  我国一代代有理想、有担当的科技工作者,脚踏实地地承受孤独,像传递接力棒一般无私地奉献,推动着中国社会发展的进步。与此同时,国家最大限度地激活科技界激励机制的功能,这不仅是社会高度分工的必然结果,更体现了设立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初衷。

  只有科学家真正受尊重,中国的科技创新才有活力和源泉。要让科学家们获得的回报与他们作出的贡献相匹配,让科研人员既有“面子”又有“里子”,让有贡献的科技人员做到名利双收。一个知识可以创造价值、价值的创造者们可以得到合理回报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李侠 韩联郡(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 来源:中国青年报

十余只凶兽散发着凶机,此刻却没有动手的意思,姜遇不动声色,精神却高度集中,在仙园内,所有生灵皆是敌手,随时都可能有杀机涌现。“...不要啊......!”

  喜剧片《触不可及》本周末上映后出人意料地以入账1959万美元登顶北美周末票房榜,结束了《海王》对榜首连续3周的统治。

  《触不可及》翻拍自法国电影《无法触碰》。《无法触碰》2011年在法国上映后轰动一时,全球票房总额超过4.44亿美元。《触不可及》由尼尔?伯格执导,布莱恩?克兰斯顿和凯文?哈特主演。

  影片讲述一名刚出狱的黑人青年到一个瘫痪的富翁家帮佣,身份悬殊的两个人在接触中逐渐产生了真挚的友谊。

  美国华纳兄弟影片公司发行的奇幻大片《海王》本周退居第二,入账1726万美元。成本2亿美元的《海王》全球票房总收入已突破10亿美元大关。

  本周排名第三至第五的影片都由索尼公司发行。温情满满的新片《一条狗的回家路》本周末上映后,以入账1130万美元排名第三。影片讲述与主人意外失散的小狗贝拉历经400英里艰难旅程的“回家之路”。动画片《蜘蛛侠:平行宇宙》本周末入账900万美元,排名第四。惊悚片《密室逃生》入账890万美元,排名第五。

“家主,小心!”三道魔念,分别打出陷空指、抱山印,最后一道魔念甚至凝聚出了一道随术聚阵,自身后横飞而至,他们身上皆弥漫着滚滚黑暗气息,浓烈的让人心魂欲碎,哪怕是金色小人再不凡,单独可迎战任意一道魔念,也无法招架三道魔念的合力一击。那个时代,诞生过祖仙,能够和祖仙生活在同一时代,哪怕万道压身,终身不可能迈入那层领域,对于低境界修士来说却有着不可描述的好处,光是对战的信心就强大的没道理,若是祖仙遗留有普世的修炼法则,放在当世,不说傲视同辈也差不多了。 (责任编辑:林玉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