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界有鬼兵,鬼长,鬼士,鬼校,鬼将,鬼帅,鬼王,鬼尊,鬼皇也就是冥王。冥界的修行同样如此,鬼有饿鬼,戾鬼,鬼厉,鬼行,鬼僵,鬼门,鬼法,鬼王,再就是鬼尊,鬼皇等。饿鬼在水,戾鬼在土,鬼厉在出,鬼行在斗,械斗以后就化身鬼僵,升级以后就是鬼门了,就可以是佣兵自重自立门户,是一位实打实的实力战将,然后就是实力更为强大的鬼王,可以兵谏城市,在无数次的实战之后得以修行,修为不断提升,成为鬼尊,鬼皇,成为冥界鬼皇,所以鬼王之后就可以实力挑战冥界之城的各城之主,坐拥城市之主。辖管一方了。戾鬼二十一级别,沉水攻击,意在筑基。鬼厉多样,修为开光,二十六到三十四级。鬼行多变,修为融合,三十五级到五十五级不等。鬼僵实体硬化为心动五十五级至六十七级,鬼门,好斗穿梭,境界金丹,修为六十八级到七十六级。鬼法易斗,境界元婴,出窍,分神,合体。鬼王坐镇,境界洞虚,然后使鬼皇大乘,意在大统。鬼皇过后为鬼尊,修为九十二级到九十八级。然后才是鬼皇,鬼皇又十级分身术,意在渡劫,大统整个冥界。独远,微微宽慰,道“这次冥界之危,也是积怨由来已久,所以所有的责任并未完全在于各位!”“你们也太狂妄了点吧!”这个时候一人不忿的站起来说道,看服饰,也是东南域十国的武者。“你们大明帝国确实很强大,不过你们真以为我们东南域十国都是软弱的羔羊么?不过是区区一府之地的天才,就想将我们东南域十国的高手都拦住,是痴心妄想么?”

只是这大荒谷乃是大荒寺弟子修习之地,阁下不宜多呆,还是速速离去吧。”瘦弱和尚眉头一皱,沉声说道。一位观众席位上的九峰派区域几位修真弟子,很是不平,道“哼,又是鳄水峰!”

“小月……小莲……,怎么不说话?”冥王大殿之中,远处,冥王大殿左侧之门。少刻,远处一位款款出现的美丽身影,姗姗之步,吸引着冥王大殿之中除了独远以外所有人的目光,因为没有人会说出她是什么时候出现了,唐姑娘就那样出现了,她款款之中,微微来迟,因为她视乎是早已经是期待着她心目之中一个久违良久的伟岸身影,不错,毕竟他来了。独远他来了,为救他而来,唐姑娘她款步为此,仿佛他们等待就是为了这么一刻。

 

但是天空中的劫云还没有完,瞬间三束闪电长枪再度呼啸而来。结果金衣卫身子向下一顿,虎口一阵隐隐作痛,而年轻乞丐则是刀钩相交之时,旋即倒飞而起。一人一猪互相看不上眼,心思却极为深沉,在认为对方不注意的时候突施杀手,直接在九龙地势中拼杀起来。 (责任编辑:妃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