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击的目标多以下三路为主,以达到延缓敌方进攻速度的目的。无名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绕了过去,朝着大青城少城主赵言的方向追了过去。所谓技能是历练者频频需要使用的招式,是经过无数前辈所优化的,具有无与伦比的激励优势,已经固化存在,标准了,各种优势技能普遍存在与历练者的对敌抗击之中,存在与普遍,具有普遍的共性,能发挥招式百分之九十以上得威力。

无名已经在这血元境中转悠了大半天的功夫了,天色都黑了也没碰到什么比较有价值的目标,这小世界虽然说是小世界,但是这世界的大小也绝对不小。约莫一个时辰之后,石暴下意识中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化底蕴

  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七次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推动全球治理理念创新发展,积极发掘中华文化中积极的处世之道和治理理念同当今时代的共鸣点,继续丰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主张,弘扬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论述植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和而不同”“义利统一”“天下大同”等丰富厚重的文化底蕴。

  第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和而不同”的文化底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和”理念,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重要价值取向。比如,《论语》中有“礼之用,和为贵”,孟子曾言“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和谐状态是人们不懈追求的生存、生活和理想状态。中华传统文化强调整体的和谐,包括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等方方面面的和谐。儒家主张“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的交往之道,提倡“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的和平共处的国家相处之道。同时,这种和谐也是蕴含差异性的和谐。只有存在一定差异,才能在相互欣赏、相互交流中求同存异,并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文化认同。换句话说,“和而不同”为正确处理差异和冲突提供了指导原则。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表达了“协和万邦”的政治理念与“亲仁善邻”的价值追求,为人类社会发展提供了方向指引。在全球化背景下,各国相互联系、彼此影响,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脱离其他国家独自发展。这就要求国家间摒弃一切形式的冷战思维和模式,平等对待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对话不对抗,结伴不结盟”,在一些国际和地区重大问题上积极沟通、平等协商,构建互利共赢的伙伴关系,建设一个持久和平的世界。各个国家、民族在尊重差异的基础上进行文化交流,相互取长补短,从而实现费孝通先生所说的“各美其美” “美美与共”的良性发展。人类文明的多样性是世界的基本特征,也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源泉。“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不同文明之间应当相互尊重、和谐共生、相互包容、求同存异。只有以包容和交流的态度去对待本国以外的文明,才能让文明交流互鉴成为增进各国人民友谊的桥梁、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动力、维护世界和平的纽带。

  第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义利统一”的文化底蕴。义利之辨,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一个重要命题。孔子有云:“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在人与人、国与国的交往中重视“道义之交”,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讲信修睦”交往观念的具体表现。儒家伦理思想中的“重义轻利”“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以义制利”等正确义利观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强调要达到“义利统一”、相互为用,特别是在“利”与“义”发生冲突时,要把“义”放在首位,谋利要受道义的制约,以义导利,以义生利。这一文化精神也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题中之义,充分表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捍卫的并非一己之利,而是一种国际道义。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基本伦理价值观是正确的义利观,以国际道义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全球利益来夯实人类命运共同体,坚持道义为先、利益兼顾,力求使道义和利益在新时代背景下达到辩证统一。坚持正确义利观、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这要求在世界各国交往与合作中做到义利相兼、先义后利,相互尊重与维护国家主权,超越狭隘国家利益观、摒弃文化霸权主义思维。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系列重要论述,倡导各国在国际交往中不能总是以实现自我利益为立足点,而是要充分站在全人类的正义立场上去思考全人类共同的命运。这是对不平等国际关系的冲击和超越,在国际规则中寻找最大公约数,在政治、安全、经济、文化和生态上为世界各国的交流发展提供了新的价值观,对处理全球治理过程中的矛盾和分歧,促进国际秩序走向公正化、合理化有着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

  第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天下大同”的文化底蕴。“大同”一词最早见于《礼记?礼运》篇,“大同社会”代表了中国古代理想和谐社会的最高境界,既是儒家倡导的最高理想社会或人类社会的最高阶段,也是中国传统和谐社会思想在实践层面的集中反映。孔子弟子子夏曰:“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荀子曰:“四海之内若一家。”儒家一直将天下看作是一个不可分割的、超越国家界限的整体,大同社会理想在本质上追求的是在整个天下形成一个共同体,每个人心中都有共同体的观念。自古至今,天下大同、平等交往的思想是中华民族的思想精华,它拓宽了古往今来仁人志士的视野和胸襟,是古代中国民族文化的智慧结晶,是现代中国和平崛起的思想基石。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体现的是一种促进人类生存与发展的道德情怀和责任担当,它站在全球的高度上,展现了超越国家、民族和意识形态的“全球观”。既然当今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交汇的同一时空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整体”,那么就应该倡导共同繁荣、共同发展的整体理念。这种理念在儒家伦理思想中的表现,是以“天下一家”为核心的互相尊重、互相关怀、互相理解、互相促进的道德情怀。“大同社会”并非遥不可及的理想化建构,而是一种值得追求与努力实现的目标。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积极倡导个人、社会和整个世界相互协调与均衡发展的和谐社会,不断推动互相尊重、平等对待、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国际关系形成,并逐步打破西方人固有的“修昔底德陷阱”惯性思维的桎梏。这种“天下大同”的理念彰显了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顺应了当今世界发展的整体趋势,符合全人类的共同利益。基于合作、互利、发展、共赢等理念之上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必将获得广泛认同,进而造福于全人类。

  总之,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论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回答了困扰人们的“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这一重要问题,是对“和而不同”“义利统一”“天下大同”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为构建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提供了宝贵的思想资源和理论启示,为世界向何处去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陈富国:江西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不过,异响之声已然发出,再想收回来已是不可能之事了。独远,曲之风,见此,夔龙前辈消息传得可真快,于是,道“你们起身!”

  先给观众看特效,再慢慢培育市场

  “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来了吗?科学家、科幻作家、科幻创作研究者展开跨界对话:

  《流浪地球》火了。它的火爆,让很多人笃定,呼唤了多年的“中国科幻电影元年”,这次真的来了,科幻圈人士对此怎么看?南方日报特邀科学家、科幻作家、科幻创作研究者,展开了一场跨界对话。

  本期嘉宾

  李 淼:物理学家,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

  林天强: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科幻创作研究者

  孙俊杰:科幻作家

  拍科幻片缺的是信心吗

  南方日报:国产科幻电影IP炒了几年,但基本没有作品激起水花,问题出在哪里?

  李淼:其他作品都没有达到这个水平,《流浪地球》的视觉效果以及讲述故事的方式都是非常成功的。特别是视觉效果,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林天强:我认为国产科幻电影成为“爆款”的关键,是信心、生态、资源、制作、营销。没有收获很好反响,一定是这五个因素当中某个或某些因素没有做好。例如在硬核故事、制作工艺方面,影片没有科幻感;又如业内外没有建立中国科幻的信心,当东方脸以主角身份出现在科幻片中,大家会不适应。

  孙俊杰:我们缺的不是技术、剧本,在《流浪地球》之前,我认为最缺的是信心。资本市场对于科幻作品,特别是重工业严肃题材的科幻电影能不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有非常大的怀疑。不但投资方怀疑,一些科幻小说的创作者甚至普通观众都非常怀疑。没有这样一个成功的先例,以至于整个圈内人感觉都非常悲观,这就导致了恶性循环。

  拍出来先满足中国观众

  南方日报:大家谈到拍科幻片,经常会强调本土化,您怎么看?

  林天强:科幻电影是基于科学想象之上的电影创作,科学是一个共同体,没有东方科学和西方科学之分,拍科幻片同样没有东西方差别。这次最大的区别就是主创不同,操盘手换了。

  刘慈欣小说里所建构的世界,不分中国或西方科幻。郭帆导演改编后的故事,同样没有东西方差别,是灾难中成长的经典的英雄故事设置,电影也突出了拯救地球过程中的国际合作。希望今后科幻片也没必要强调这是中国的科幻片,中国人能够拍给世界看的科幻电影,当然还需要一个过程。

  孙俊杰:郭帆导演受访时说,他拍出来的东西要先满足中国观众。想想很有道理。有很多美国大片为讨好中国市场,安排了中国人的角色,但多是没有情感的科学家形象,说着生硬的普通话,这样的“国际化”没有必要。在我们的科幻片当中,可以去大胆畅想,去呈现。至于人性,归根结底是共通的,所以我觉得不必太过计较国际化的问题。

  打破类型题材的相对固化

  南方日报:若从大环境角度分析,如何解读《流浪地球》的爆红,它对中国电影带来怎样的影响?

  林天强:首先,提振了信心。之前鉴于没有成功先例,从投资方到制作者、观众,对中国科幻电影都相对谨慎,《流浪地球》之后,创作者可以挺直腰板说,中国可以做科幻电影,而且是硬科幻电影。第二,改变了产业生态。中国电影产业发展迅速,但不管类型题材还是利益结构都相对固化,没有给科幻留出足够的空间,《流浪地球》形成的效应是资本会认可中国的科幻类型,电影生态、利益结构、资源分配都将发生变化。这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很多科幻圈朋友说,《流浪地球》至少给科幻领域带来五年的好年景,要抓紧这个机遇,多出作品,快出作品,要出好作品。我也说过,《流浪地球》是中国电影工业升级换代的一个仪式,重工业电影时代到来了。

  南方日报:近年,科幻热兴起,就电影来说,也从以往的“回望过去”(古装武侠片),到现在的开始“面向未来”,您怎么看这样的变化?

  孙俊杰:我觉得这与国家的经济和科技发展息息相关。我国在经济文化等领域都蒸蒸日上,大家充满了豪情壮志,才会在社会上产生一股对未来充满憧憬的“科幻热”。

  拍科幻片切忌一拥而上

  南方日报:“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真的来了吗?

  李淼:我非常肯定这点。我相信它会带来一批科幻大片的出现。影视圈和资本方看到《流浪地球》这么成功,很多人都跃跃欲试了。

  林天强:“科幻电影元年”本应是史论概念,不管是电影史或者科幻史。在我看来,近年所谓“元年”是被当做一个营销手段或是吸引人眼球的方法。是不是“元年”,要看未来是否连续出现好作品,资方是否持续投资拍摄科幻。而当我们非常扎实地基于科学地关心未来、讨论未来,讲述面向未来的故事的时候,哪年是“科幻元年”也就不重要了。

  孙俊杰:科幻小说是最难改编的题材。我们在历史、武侠、玄幻等题材有很多积累,但大家不知道怎么去做科幻。《流浪地球》给我们开了一个好头,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流浪地球》的成功,不仅在于影片本身,更在于培养了非常多的从业人员,也积累了很多的素材,从这个意义上,确实可以说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我担心的是,《流浪地球》让人产生不切实际、非常美好的幻想。万一在一两年内没有好的作品出来,大家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我希望尽量调低期望值,拍摄科幻大片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不要一窝蜂去拍科幻片,希望与热爱科幻、志同道合的人合作,潜心去想怎么把最精彩的东西呈现出来。

  南方日报:如何进一步提升国产科幻片的品质?

  李淼:除了《流浪地球》这样以视觉效果以及故事取胜的电影,我还希望出现像《黑客帝国》《2001太空漫游》这样更有思想深度的优秀科幻电影。我相信,像《流浪地球》这样的电影以后会出来好多部,但是要有一定的思想可能还需要一定时间去沉淀。

  林天强:希望借着科幻电影的东风,更多国产科幻片能得到资本的支持,把《流浪地球》系列打造成功,同时推动中国故事、中国神话、中国传说的科幻化。

  孙俊杰:科幻电影和小说的创作差别非常大。小说可能更多地探讨人内心的纠结,但对科幻电影,观众还是更想看到波澜壮阔的大特效、大场面。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创作者在目前这个阶段要尽量收敛一点自己内心的一些科幻想法,尽量把最好的画面,最火爆的东西提供给观众,再把这个市场慢慢培育起来。

  ●南方日报记者 刘长欣 毕嘉琪 王腾腾

  ■链接

  广州一中校友是《流浪地球》的编剧之一

  从中学起就迷恋“非现实”

  《流浪地球》作为国产科幻电影,以现实世界作为入口,对未来展开了看似离奇而又合理的想象,不仅将科幻小说成功搬上荧幕,还以全新虚拟的“世界观”征服了观众。据悉,《流浪地球》由8人编剧团队完成,其中就有毕业于广州市第一中学的广州80后编剧严东旭。近日,南方日报独家采访严东旭,揭秘电影背后的创作过程。

  《流浪地球》是一部目标明确的商业科幻大片,因此需要更多核心创意人员去确保整个故事的创意,保证每个剧情点都经得住市场考验。严东旭说,编剧团队在修改每一稿时,基本上每一句对白、每一个场景描写都会经历一次迭代。创作过程中也使用了“科技手段”,引入一个专门的编剧软件来支持线上协作,不仅能统计各个角色的对白、统计场景的数量和日夜场时间,给我们提供辅助工具去画出不同角色的情绪曲线,从而让剧本的最终呈现更加科学。

  “科幻编剧”是如何炼成的?严东旭坦言,对年轻的一代来说,生活里本身就已经有了科幻的土壤,能从不同的动画片、电影中获得无穷的想象空间。在广州一中读书期间,严东旭把各种文学作品读了个遍,包括金庸所有的武侠小说、玛丽?雪莱的《科学怪人》等科幻小说。“在此之前,我的底子更多是从看希腊神话和中国神话得来的,我从很小就开始看这些跟现实脱钩的东西,被这种五彩斑斓的幻想世界吸引,所以一直钟情于非现实主义的领域。”

  未来科幻创作的“兴奋点”在哪里?

  南方日报

  像太空题材未来肯定还会有,我觉得,量子力学可能会成为一个热点,如量子通信、量子纠缠等。生物科技发展速度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快,而且涉及到伦理层面,不如太空类等题材更容易打开想象力,也更适合电影化呈现。

  李淼

“你们很热情,你们也做得很好,所以我们所需要的,我们也不应该无条件索取才对!”独远解释,道。“哼!”九叔有些不悦,这句话相当暗示他也有可能不敌姜遇,不过此刻顾不上发怒,追杀姜遇才是重中之重。天上宫阙! (责任编辑:王无竞)